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2188章 化身魔龙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2019-07-12

第2188章 化身魔龙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当然,如果不是到秦朗如今这个境界修为,却很难明白这个道理的,不管是仙道、魔道还是妖道的修士,任何一个修士都会不计后果、不惜代价地提升自身的修为力量,这些修士为了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甚至不惜修行魔门的邪恶功法,只要可以快速提升修为就行,但是急于求成带来的后果,却可能是得不偿失。

比如这个睚孤,原本是睚眦的后代,拥有真龙血脉,是有机会返祖成为真龙的,一旦其返祖成功,一朝化龙,无论是在妖神界的地位还是天赋和修为,都会大幅提升的,但遗憾的是这家伙走入了误区,愣是通过修行邪魔功法毁了自身的根基,如今睚孤的修为境界虽然很强强大,但是这种强大不过是靠着堆积时间换来的,没什么值得称赞的。 反之,如果睚孤当初忍住修行邪魔功法的冲动,进一步激发自身血脉力量的话,也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一旦它的血脉力量完全觉醒,睚孤才可能成为真正的皇者。 所以,当秦朗注视睚孤的时候,并没有忌惮和害怕的情绪,反而只是觉得可悲、悲哀。

“凡人小子,你这么嚣张,有什么资格跟本皇叫板?”睚孤看到秦朗的眼神,感到有些不解,毕竟在睚孤的眼中,秦朗这小子并不怎么可怕,也许镇鼎妖皇不过是一时失手,这才被秦朗捡了便宜。

“那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叫板?”秦朗反问了一句,“镇鼎妖皇尚且不是我的对手,你号称是地皇,但不过是乱臣贼子而已,我要镇压你,不过是举手之劳。

”“哈!哈!哈!~”睚孤又是一阵大笑,自然是不将秦朗这话放在眼中,“凡人小子,你实在是太猖狂了!简直就是该死!本皇坐镇这地下皇城数十万年,实力岂是你可以现象的,就算是镇鼎妖皇,本皇也不放在眼中!”“是么?”秦朗冷笑一声,“那为何刚才你却被镇鼎妖皇给压制住了?你不如镇鼎妖皇,而我镇压了镇鼎妖皇,要镇压你有何难?”秦朗这话也是事实,任凭睚孤如何给自己吹嘘,事实就是如此,它别镇鼎妖皇给镇压了,而镇鼎妖皇却被秦朗给镇压了。

所以,睚孤在秦朗面前,的确是没有任何优势!“很好!凡人小子!激怒本皇是什么下场,你很快就能够体会到了!”睚孤好歹也是这地下皇城的地皇,被秦朗如此奚落,这简直就是太没有面子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睚孤自然要出手将秦朗镇压,否则它的威严何在?秦朗也懒得跟睚孤废话了,虽然睚孤的修为比镇鼎妖皇更强大,但正如秦朗所说,既然镇鼎妖皇可以对付睚孤,那么秦朗自然也能对付睚孤。 镇界玉玺如今落在了秦朗手中,睚孤或许不知道其中的道理,但事实上就是秦朗借助妖月公主的力量,在一瞬间削弱了镇鼎妖皇和镇界玉玺之间的感应,导致了镇鼎妖皇的实力陡然减弱,虽然这个过程只是一瞬间,但是对于拥有神器的秦朗来说,这一瞬间就足够他锁定胜负战果了。 于是,镇界玉玺落入了秦朗的手中,借助妖月公主的力量,秦朗也可以催动这妖神界的镇界玉玺,睚孤现在跟秦朗作对,就等于是面对镇鼎妖皇、妖月公主和秦朗三者,如果将秦朗亡灵神殿中的神器之奴完全算上的话,睚孤那是处于绝对的劣势当中,可笑它自己却没有看清楚这一点。 但是,当睚孤对秦朗动手的刹那,它就意识到秦朗比它想象的强大太多了,也许之前秦朗跟镇鼎妖皇对战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发挥全部的力量。 睚孤处于下风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拜托秦朗的纠缠,借助阵法来对付秦朗,但是秦朗根本不给它这个机会,直接催动镇界玉玺,以妖神界的本源力量来压制睚孤。 此时的睚孤,虽然是魔焰滔天,但是面对整个世界的本源力量压制,它完完全全没有任何一点优势,只能被秦朗给死死地压制。 “嘿嘿……凡人小子,真是没想到,你居然可以催动镇界玉玺!难怪镇鼎妖皇在你面前没有任何优势,不过纵然你能够催动这镇界玉玺,也不可能镇压住我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难道你这凡人小子没有听过么!灭世魔体!”睚孤被秦朗压制,但是凶焰却不减少半分,反而是越来越强。

为了摆脱秦朗的压制,睚孤直接出动自己的杀手锏了,这厮体内的气血和生机越来越弱,但身体的魔气却越来愈强,似乎借助魔道的秘法大破了自身力量的限制。 当睚孤的魔气提升到极致的时候,这家伙的身体就不再是人形了,而是变成了一头龙!一头魔龙!冲天的魔气,庞大的身躯,还有一身的戾气,睚孤这家伙算是完全入魔了。 看到睚孤变成了这样,秦朗反而有些兴奋了,本来以为睚孤这家伙的血统力量完全荒废了,谁知道这家伙居然可以用魔气来激发体内的血脉力量,将真龙之血变成了魔龙之血,秦朗不得不承认睚孤这家伙有那么一点“创意”了,这也给秦朗带来了一些期待。

或许,在秦朗的小世界中,睚孤这家伙也应该有一席之地了。

魔龙真血,如果加以培养的话,的确也是很有前途的,秦朗之前也修行过魔功,其实他并不鄙夷魔门功法,只是认为睚孤这家伙为了修炼魔功而荒废自身血脉力量,从而得不偿失。 如今,睚孤既然激发了魔龙真血,那么对秦朗来说就有利用的价值了。 当睚孤体内的魔龙真血激发出来之后,这家伙的力量不断地飙升,就算是秦朗催动镇界玉玺似乎都有些压制不住了,而睚孤这家伙的身体也变得更加地庞大,不过那镇界玉玺也随之变大,始终如同山岳一样压在睚孤的头顶上方。

!——fuckADS——divclass=chapter_text_adscript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SLOT_ID=933954/scriptscripttype=text/javascriptsrc=/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