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1589,试镜3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2019-07-11

1589,试镜3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半个小时后,那叫郑燕的女助理从卧室中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纸盒,纸盒内装了20个纸团。

“好了,准备的时间到了,大家抽签吧。

”众女开始抽签。 这个没什么人争,甚至大家还有些扭扭妮妮,仿佛谁先抽签,谁就会最前去试镜似的。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几秒钟之后,才由汤维上去打破沉默。 “我先来吧。 ”汤维优雅的一笑,走了上去,从纸盒中摸出一个纸团。

张丽见同校的师姐带了头,也跟着走了上去,随便摸了一张,展开一看,随即兴奋得几乎快要跳了起来。

20,她竟然是最后一个!这意味着轮到她的时候,说不定都下午了,她有好几个小时的时间在心头揣摩那个叫“菁菁”的角色。 “耶!”张丽在心头给自己比了个剪刀手。

几家欢乐几家愁,她高兴了,有人却不高兴了,比如,比她大了一届的师姐白白何,倒霉的抽到了第一个出场。

除非演技了得,貌若天仙,又或者特别适合某个角色,否则,在有大量竞争者竞争的情况下,排在前面出场总是很吃亏的,一来时间短,自己容易紧张,发挥不出应有的水平;二来面试的导演也有可能并没进入看戏的状态,或者总想看看后面还有没有更好的。

“都看到自己的出场顺序了吧?谁是一号?一号演员请跟我进去试镜。

”郑燕冲眼前的一群女孩喊道。

“郑姐,是……是我。

”白白何举了举手。

“白姐加油。 ”“小白,你一定行的。 ”几个中戏的女生一起跟白白何加油鼓劲。 大家虽然是竞争对手,私底下甚至不乏摩擦和龃龉,但是在有其他的竞争者在的时候,也是需要抱团取暖,一致对外,向外界显示中戏学生的友谊和团结的。

自然,北影的学生也差不多。

白白何进去了,客厅内剩下的19个面试者,有的继续对着剧本背着台词,有的观察着导演所在房间的门口;有的四处走动,跟其他人主动攀谈,聊天,缓解着上场的紧张。 张丽因为是最后一个上场,倒是没有任何紧张的情绪,便开始跟学校的几位师姐和一位叫佟丽雅的师妹聊天。

她们中戏的六个学生,除了倒霉的白白何,其他的,要么靠中,要么靠后,都不是很靠前,所以大家的心态都比较放松。 “唐师姐,我感觉王导设置的这个角色就是给你量身定做的。 看来,‘菁菁’这个角色莫你莫属了。

”年轻最小,去年才进校的大一新生佟丽雅笑着恭维唐焉。

“师姐,我也有这个感觉。

我感觉‘菁菁’的气质和形象跟你特别搭。

”张丽也附和道。

“赞同!看来,我们几个今天只有打酱油的命了。 ”汤维矜持的笑了笑,点了点头。

“什么啊!‘菁菁’这个角色,就是社会上的一个女混混,小飞妹,什么‘特别搭’?你们是夸我还是骂我呢?”唐嫣一声娇嗔,轻轻的打了两位小师妹一下,而后把目光看向张歆怡,目光在对方那前土后跷的身材上扫了扫,笑嘻嘻的说,“呵呵,我倒是觉得歆怡师姐特别适合这个角色。 ”“别!我正发愁如何去诠释这角色呢,都愁死了!”张歆怡赶忙摆手,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 几个中戏的女生,在一边小声的,或真心,或假意的聊着天,说着场面话,心头真实的想法,肯定跟嘴上说的南辕北辙。

影视圈有个说法叫“什么都可以让,唯独戏不能让”,明星就是靠角色而活,一旦因演了某个角色一夜成名,那便是一飞冲天,数不尽的好处,利益便跟着滚滚而来,对面一个可能让自己红的角色,谁能轻易说让?约莫过了十分钟,白白何走了出来。

张丽,佟丽雅,唐焉几个中戏的立刻围了上去,北影的那一堆人倒是没过来,但是目光却一直追随着白白何。 “白姐,咋样,顺利不?”“师姐,王导严不严肃,凶不凶?”白白何没说话,只是看了一眼附近北影的人。 大家便立刻明白过来,几人走到一边,距离北影的那堆人有一段距离后,白白何才开口:“还行吧。

王导人也挺好的,笑眯眯的,没什么架子。

倒是宁副导演从头到尾一脸严肃的表情。

”白百何说。 她已经表演过了,和彭波搭戏的两个片段已经被架在房间内的摄像机拍了进去,定了型,她也不介意给一个学校的校友透露点消息,做一番顺水人情。 白白何出来后,便轮到了第二个试镜的女生,一个北影的学生。 白白何跟几个中戏的校友闲聊了两句,感觉继续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便从沙发上捡起前不久搁在上面的羽绒服,穿上,准备离开。 酒店的房间内都有暖气,温暖如春,所有女孩,进来后几乎第一件事便是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露出里面修身的毛衣。 一些颇有心计的,甚至连毛衣都脱了,只剩贴身的单衣短袖t恤,或者薄薄的长袖衫之类的,肆无忌惮的显示着自己美好的身材,引来不少人在心头暗自腹诽,大骂妖精。

穿好外套的白白何跟几个中戏校友招了招手,就准备闪人,就在这时,王导的秘书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摞红包,叫住白白何,然后笑着冲眼前的女孩们说:“这是王导给大家的车马费。 大冬天的,让各位跑一趟,王勃有些过意不去。 钱不多,请大家吃顿火锅。

”“谢谢王导。 ”“谢谢郑姐。

”女孩们开始一一上去领车马费,心头多少有些意外和感动。

在场的学生,几乎人人都参加过不少剧组的试镜,但给车马费的剧组,却少之又少,即使有,也是针对那些有点名气的演员。 对很多剧组而言,首先是经费有限,需要精打细算;其次,对一些毫无名气的人,尤其是学生,剧组觉得能让你试镜就是给你莫大的机会了,还想要车马费?真当自己是面子很大的明星么?试镜继续,一个又一个的女孩走了进去,然后又走了出来。 出来的女生,有的愁眉苦脸,一副演砸了的样子;有的兴高采烈,一看就对自己的表演深具信心;还有的,则面无表情,但眉梢眼角,却带着自信的笑意,给人信心十足的感觉。

上午的面试一直进行到十二点,试镜了八九个学生。

然后便是吃中饭的时间。

还没试镜的十来个女生,包括张丽,便打算离开,先去酒店附近找个小馆子随便凑合一顿再说,却不成想,就在这时,三个娇小玲珑的女孩从外面推门而入,每人双手不空,一手提着一桶肯德基的“全家桶”,堆满了客厅的茶几。 这时,王导,宁副导演,还有王导的助理郑燕,试镜人员的戏搭子彭波也从里面的房间走了出来。

走在最前面的王导笑着冲大家说:“都饿坏了吧?来来来,大家都别客气,条件简陋,一起整点快餐。

吃饱了我们继续。 ”“谢谢王导……”偌大的客厅内,响起了女孩们整齐的道谢声。

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