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奔走的脚步到底通向哪里

2019-07-11

奔走的脚步到底通向哪里

作者:包利民  清晨六点钟左右,十二岁的他便来铁路边的土路上。 有时候他觉得有了这条铁路真好,自己有锻炼的地方了。 这是一个小小的村子,在辽阔的大平原深处,而他家,就在村子最前头,长长的铁路从门前经过。

  他看了看铁路的西边,两条钢轨延伸向遥远的雾霭中。

他深吸了口气,蹲伏在地上压了压腿,虽然做得艰难,可还是坚持压到最大幅度。

站起身,擦了擦额上的汗,忽然有轰鸣声远远地传来。

转头看,西面有火车的影子出现,只是片刻,火车便驶过来了,带着巨大的响声。   他略弯下腰,火车经过的刹那,猛然向前跑去,向着火车开走的方向。

火车飞驰,一个小小少年拼命地跟着奔跑,步伐踉跄,就像随时都会摔倒。 火车终于消失在视线中,他才停下脚步,剧烈地喘息。 他回头看了看,露出一丝笑容,因为比昨天多跑了十多步。

他捡起一块石头,放在刚才停住脚步的地方。 这趟火车每天早晨六点十分准时经过,是旅客列车。   他一拐一拐地回到家里。

由于天生左足畸形,而且左小腿也有些变形,导致他走路极为不平稳。

爸爸妈妈极为心疼他,常给他讲一些身残志坚的励志故事,这对他影响很大。

而且,他从小就有梦想,梦想来自门前经过的火车,他一直想着以后一定要走到远方去看看。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每天坚持跟着火车跑步,起初的时候总跌倒,可是他咬牙坚持着,终于也能跑得很快且不摔倒了。   这一天早晨,他像平时一样来到铁路旁,准备开始奔跑。

火车来了,他又开始发力跑起来,他转头向火车看了一眼,发现许多人都在看着他。

各种表情在眼前飞掠而过,却不能影响他的决心。

终于停下脚步,比之昨天又进步了一点点。 他坐在地上休息,忽然,一张纸片飘落在不远处。   他好奇心起,便去捡了起来,那是一张烟盒纸,反面写着几行字:“小伙子,你每天这么跑,是想去哪里呢?我小时候家门前也有火车经过,我出来后,却回不去了!”  坐在土路上,他拿着那张烟盒纸想了许久,也许,那个人小时候也和自己一样,也许他远离了家乡,可是为什么回不去了呢?哪有回不去的家呢?他知道,这趟火车开往的方向,几十里外有个矿区,听爸爸说,那里的人大多是遥远的外地来的。

那个写字的人,就是其中一个吧?  第二天清晨,他又来到铁路边,手里拿着一个大纸壳,上面画着两个醒目的大字:回家!火车来时,他一边跑一边向着火车举起纸壳,他看见匆匆掠过的每一张脸,也不知哪一张是那个写字的人。

火车过去后,却再没有纸片飘落。

可他依然举着“回家”的纸壳跑了三天,才恢复了以往的生活。

  多年后的一天,他终于离开了家门,在父母祝福的目光中走向远方的陌生。

他在尘世中奔波了许久,在他的努力中,别人的白眼冷漠变成了钦羡敬佩,可是他却不为所动,就像当年飞驰而过的火车,没了影踪,他却没因此而停了脚步。

他成了一个专业的摄影家,万水千山走遍,越走越远,也常想起家中渐渐老迈的父母,却是一直无缘回去,理由太多太多。   有一次,在火车上,他抓拍到了一张照片。 当时火车正驶过大片的平原,一个村子忽然出现在视野中,低矮的草房,坎坷的土路,还有一个站在家门前望着火车的男孩。

他拍下这张照片后,每一看起,都会触动心底最柔软的部位。 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在火车旁奔跑的身影,看到父母在家里,充满欣慰和心疼的目光。 也仿佛体会到了当年那个给他扔纸条之人的心情,心里顿时升腾起强烈地渴望,就像当年想要去远方一样。

  那一次,下了火车后,他立刻踏上了回家的路。 再次见到父母时,他已经在外面闯荡了六个年头,六年里,父母老了许多,可是他们眼中的温暖却一直没变。

那个早晨,他向多年前般,在铁路旁等着火车开来,当火车驶过来时,也仿佛载来了过去的时光。

他跟着火车奔跑,跑出了满眼的泪。   而他不知道的是,远在几千里外,在酷似他家乡的村庄里,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正和儿女们欢聚一堂。 老人美美地喝了一口酒,说:“近二十年前,我还在东北的一个矿上干活,想着不挣来大钱就不回来,要不也对不起你们的妈。

那时我们每天都要坐一个小时的火车去矿上上班,在路过一个村子时,我们天天能看见一个腿有些瘸的孩子,追着我们这趟火车跑。 有一天心血来潮,就在烟盒上写了几行字扔给他。

接下来好几天,那个孩子都举着一个纸壳跟着火车跑,上面写着‘回家’两个字!我才下决心回来的!走久了,才发现,回家多好!”  而他,看着火车远远消失,记起当初的那个给他扔纸条的人,想着那个人也早就回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