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756章 大结局(二五)

2019-07-12

第756章 大结局(二五)

医院。 重症监护室外。

方圆圆拿着一碗粥,不停地劝向晚。

“吃一点啊,乖,吃一点。 ”向晚瞄她,喝一口。 方圆圆笑眯眯地看着她,像在哄孩子。 “再吃一口。 来,张嘴。

乖哦。

”向晚默默看她,“我不饿,你自己吃。 ”“靠~你吃过的让我吃。

恶不恶心?”方圆圆本想开个玩笑,可说完看她没动静,又只能抿着嘴,可怜巴巴地哄她,“别这样嘛。

看着你这样,我也很累心的知不知道?”知道。

当然知道。

没有一个人陪病人是不难受的。

“你回去吧。 ”向晚勉强朝她笑了笑,“我在这儿守着就行。

”“我不放心你。

家里可是下达了任务的,让我寸步不离的守着你。 ”“……”方圆圆看看四周,“你说你……白慕川在重症监护室,你守在这里,也帮不了忙,没什么作用对不对?这样吧,我陪你回去休息一下,明儿再来,嗯?”向晚摇头。

“犟!驴子。

”方圆圆放下碗,刚要骂人,就看到了唐元初。

他上午来过一趟医院,中午跟丁一凡回去后,又来过。

刚走不一会儿,天都黑了,外面又在下雨,他怎么又来了?方圆圆招呼一声,怪怪地看着他。 向晚抿着唇,不吭声。

唐元初一步一步走近,“嫂子,白队怎么样了?”“……”向晚不知道怎么回答。 今天来的两趟,他问的都是同样的话。 然后,就默默不吭声,直到心不在焉的离去。

向晚盯着他。

半晌,叹一口气。

“想去看她,你就去吧。 ”白慕川和谢绾绾送来的是同一个医院,都一样在重症监护室,也在同一层楼。 谢绾绾的病房,离这里不到五十米的距离。

唐元初来来去去,走了一趟又一趟,但一次都没有去看过她,也没有。 “你的心思我们都明白,其实,没有什么可犹豫的,想做的事,就要抓紧时间去做。 ”一句抓紧时间,红了唐元初的眼圈。

“我知道。

”他低头,捧着脸,嗓音沙哑,“可是,她肯定是不想见我的,我怕影响她治疗。 ”“……”向晚并不知道他和谢绾绾之间发生过什么。 但是现在人在危险边缘,明天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哪来那么多顾虑?“去吧。 遵从你内心的想法。

”唐元初沉默片刻,突然站起来。

“好,我去看看。 ”他走得很快,向晚忍不住提醒他。

“孟炽也在。 ”唐元初脊背一僵。

不是因为听到了向晚的话,而是看到那个病房里的动静。 门开了,医生、护士从里面鱼贯而出,一个担架从里面推了出来,他看到了谢绾绾,戴着呼吸机,打着点滴,披散着头发的谢绾绾,只一个照面,就飞快被医护人员推走。

“快!”“速度快一点!”担架的滚轮在走廊上磨出刺耳的声音。 唐元初心里一凉。 这是怎么了?他加快脚步跑过去。

孟炽从病房出来,刚好把他拦住。

“做什么?”孟炽不冷不热地挡在他的面前,旁边有一个律师,两个助理,他们气势极足。

在看守所呆了几个月,他除了头发剪短,根本就看不出什么变化……更与申请取保候审时描述的精神分裂症状没有半毛钱关系。 唐元初看着担架越推越远,神情有点焦急。

“她什么情况?”孟炽:“转院。 ”唐元初微惊,“转院?为什么?”孟炽面无表情:“我有必要告诉你?”“……”一句话就把唐元初打入了地狱。

他和谢绾绾什么关系都不是……他凭什么问,人家凭什么告诉他?“我是警察。

”他梗着脖子找到一个最有用的借口,问得却不是那么理所当然。 孟炽看穿了他,但没有拆穿,“她的情况不太好。 我给她找了一个更合适治疗的医院。 ”“哦……”唐元初回答得慢了半拍。 那可怜巴巴的眼神,一直看着远去的担架。

孟炽眉头不经意皱了皱:“还有事吗?警察同志?”他说得很慢,带一点讽刺。 不过唐元初不介意,他看到谢绾绾消失在眼前,也根本就感受不到外界的刺激。 “好好治疗。 希望她早点好起来。

”“谢谢!”孟炽深深看他一眼,身姿笔挺地带着几个人大步离去。

唐元初双手攥拳,站在长长的走廊上,许久没有动弹。

……不远处,向晚一直看着他。 没有安慰。 没有说话。 也没有帮忙。 此刻的她,连自己都顾不上,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她背后的病房里,躺着她最心爱的人。 但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无能为力。 大概这就是世界上最悲伤的事情了吧?“回去吧。 姐,表姐,不,亲姐。 你不能每天都在这里守着的吧?”方圆圆苦口婆心地劝。 “回去休息一天吧,你这样熬不住的。 ”梅心来探病,也劝。

“小白会没事的。

小向晚,他最担心的人是你啊,要是他醒过来,你倒下了,可怎么办?”权少腾这个最不会劝人的,也开始劝她。

向晚不为所动。

整整三天,她寸步不离医院。 吃喝拉撒都在这里,最后连医护人员都看不下去了。 为她送热水,说白慕川的情况,各种安慰……第四天,程正来了。

“你不用更新吗?你的书,还没有完结。 大家都在等着你。

”向晚抬头看他,吸了吸鼻子,“他没有醒过来,我无法专心写结局。

”程正哼哧一下,提提裤腿,在她身边坐下,“听说真正的爱,是为他而坚强。

”向晚苦笑,“程队还懂得这个?”程正侧脸看着她,目光专注:“我在一本小说里看到的。

”“……”“那本书叫《谋杀男神》。 写得挺好。 ”“谢谢!”向晚低下头看着脚尖,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不用对我说谢,你应该给读者一个交代。 ”向晚沉默。

“三天了,你该回去了。

”“才三天吗?我以为很久了。

”度日如年。 向晚唏嘘一声。

程正:“对你来说是很久。

但对他的病情来说,时间还很短。 这是正常情况,你为他保重好自己,就是对他最好的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