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学《道德经》齐家育子,有“用”才是真智慧

2019-07-10

学《道德经》齐家育子,有“用”才是真智慧

  我相信无论是现在还没长大的孩子,还是已经长大了的我们,曾经都会有过疑问--我是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或许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答案。   很遗憾,我父母给我的答案也不尽如人意,导致我童年很长一段时光里都以为自己真的是村南那条河沟里挖来的。   后来我在找寻答案的路上知道了达尔文,在学校里学到了《进化论》。

科学告诉我是猴子变的,生命最开始大家都是微生物。

我一点都不喜欢这种说法,因为它理性的没有温度。

  再后来我读到了盘古开天辟地的故事,是盘古一斧头下去劈出了天和地,有了天地以后才又有了万物。

可是天地万物寂寞啊,所以女娲娘娘又用泥土捏出了人来抚慰万物的寂寞。

  古云:天地万物皆禀气而生。   女娲娘娘捏出来的泥人开始也并不会动,像云朵一样的“气团”住进了我们人身之后才有了现在的我们,我们人类把这些住进身体里的云朵称做“灵魂”。

  天地、万物与人最初是一个整体,是盘古没有劈开天地之前那个混沌的气(能量)团,科学上称作奇点、分子云。 老子把生成天地万物这种最原始的能量叫做“道”,他还说能量的变化自然而然所以无为。   慢慢地拥有智慧的人类学会了盖房子,我们不再住天然的洞穴,喝天然的泉水,不再与天地同呼吸共命运,我们也失去了像动物一样能够感知天地变化的能力,不再像春风一样和煦,夏日一样炎热,秋雨一样氤氲,冬月一样凛冽苍凉,我们失掉了“道”。

  后来我们又学会穿上衣裳来伪装自己,不再像花草植物一样自然地生长盛开,再也感知不到春草的复苏,夏花的繁茂,秋实的内敛,冬枝的希望,我们失掉了“德”。   然后,我们又学会了使用什器捕猎取物,我们站在了这个世界的顶端,忘记了春猫的求偶,夏鸟的投喂,秋虫的下蛰,冬蛙的休眠,我们失掉了“仁”。

  我们从单打独斗的频频失手里又发现了凝聚的力量,开始形成势力,开始所向披靡,将自己与天地万物彻底的区分开来,成为天地之间的主宰,我们又失掉了“义”。

  最终,我们败给了内心的欲望的膨胀,用我们拥有的天赋智慧背叛了最初的自己。

  《说文解字》:欲,貪欲也。 从欠,谷聲。   欲字,左边一个谷,右边一个欠。 欲壑难填,总觉得差那么一点,怎么填都填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