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爹地,离我妈咪远一点by沐晨曦

2019-05-15

《爹地,离我妈咪远一点》作者是沐晨曦,男女主角是龙夜天,苏小舞的小说,爹地,离我妈咪远一点章节精彩阅读:“离婚!”一夜激情后,他无情的丢过来一纸离婚协议。 结婚三年,她付出了所有的爱,却换来了这样的冷漠:“为什么,我那么的爱你。

”“为什么?结婚这么多年,你连孩子都生不出来!!我还要你做什么?”残忍的话,把她对婚姻的憧憬撕的破破烂烂。

当她被扫地出门的那一天,却意外的发现自己怀孕了:“龙夜天,你不是说我生不出孩子吗?我们走着瞧。

”五年后,她带着萌娃回归。

“爸爸。

你娶我妈咪可好?”当萌娃对着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撒娇时,男人立刻点了点头:“好。 ”不料,她却凤眸一飞:“娶我?龙夜天,你只配做我的情夫……”精彩章节身体紧紧的贴在了一起,他这才放开了她的手腕,却又捏起了她的下颚:“让我做你的情夫?苏小舞,你确定?”“当然。

不过,你也可以拒绝。

”她说着,脑袋轻轻一甩,下颚脱离了他手指的掌控。 凤眸一闪,带着丝丝挑衅,可真期待他气急败坏的表情。

然而……时间僵持着一分一秒过去。

龙夜天嘴角却洌起了一抹笑意,俯下身子,冷峻的脸蛋轻轻的擦过她的侧脸,唇瓣一点点的凑到了小舞的耳边。

“我为什么要拒绝?”他的嘴唇若有若无的轻蹭着她的耳朵,挑起了丝丝暧昧的气氛,大手顺势搂上苏小舞的腰身。

她的腰被他拉的顶在了他的身上。 苏小舞诧异的睁大眼睛,龙夜天竟然会答应她这种要求?到底是她出现幻觉了?还是他性情大变了?呵……真厉害!她真没有想到龙夜天会这么答应了,明知道她说这种话,只是为了报复他曾经对她的侮辱而已。 小舞苦闷笑了一声。 只觉得他搂着她腰身的手,在不安分的游走的,小舞眉头拧着:“别碰我。 ”“理由。 ”“我不喜欢!”“那可不行,你不是要我做你的情夫吗?不碰你怎么行?”小舞皱了皱眉头,这个冷冰冰的家伙,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要脸了:“呵……龙夜天,这是你说的!可别后悔……”龙夜天冷傲的歪了歪头,冰唇轻启,刚要说什么。 “咚……”突然,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踹开。

“哈哈,我回来了……”一个衣着正式的男人,手里挥着酒瓶子,站在门口。 他摇摇晃晃的,目光一眼落在了两人的身上,满是红晕的脸上咧着笑,一摇一摆的走了进包厢。

小舞疑惑的盯着那个喝醉了的男人,这谁啊?喝醉酒乱闯进来的?正想着的时候……“美人……”痴痴笑痴痴的喊着。

苏小舞一愣,只见那醉汉的双眼发光的看着龙夜天,而且还正摇晃着往龙夜天那儿扑了过去。 美人?“噗嗤……”苏小舞忍不住笑了出声捂了捂唇,竟然把龙夜天这爷们看成了女的?真有意思。 再瞅瞅龙夜天此刻的表情。 别说是冷了,脸上的冰霜一层盖着一层,青里都透着黑了。 他扭过头,瞪向了苏小舞:“笑什么!”“美人,让我亲一口。 ”醉汉又喋喋不休的蹦了一句话出来,嘟着嘴巴,朝龙夜天凑过去。

“唔……哈哈哈哈哈哈。 ”她再也忍不住了,捂着肚子笑的喷了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当醉汉倾着身子要一口亲过去的时候。

龙夜天毫不留情一巴掌将醉汉往苏小舞那儿拍了过去。 “啊……呦!”醉汉跌跌撞撞的往小舞那儿撞了过去。 轰!啪!两个人猛地撞在一起!她正笑的开心,突然慌神的时候,醉汉已经死死的砸在了她的身上,整个人不堪重负的倒在了沙发的边缘。

“喂……起来!”动作扭曲的摔着,更倒霉的是,那醉汉跟死猪一样趴在他的身上。 “呼……唔呼……”只听打呼噜的声音,醉汉手里的酒瓶子早已经掉落到地上。 他睡着了?不会吧?一边,龙夜天冷不丁的看着苏小舞,奚落的冷笑了一声:“呵……”然后全然不顾的转身往包厢外走去。 小舞瞪大了眼睛,盯着他大摇大摆的离开,紧咬了咬牙,这该死的男人,就报复刚刚笑他,就把人往他这儿扔过来?痛死了!腰就像被骨头搓了一下似的,疼的要命,想要把身上的醉汉推开,却怎么也使不出劲来……真倒霉!“要我帮忙吗?”低沉的声音传来。 小舞抬起了头,望了过去。

龙夜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来了,悠闲的靠在包厢的门框上,冰冷的看着她。 “把他拉开。 ”她也没客气。 “向以前那样求我,我就帮你。 ”轻蔑的眸光一抬,带着一些冷冷的戏谑。

小舞眉头拧了起来,他的话总是要把她拉回曾经那些不堪的过去,那个时候,她放下了尊严,放下了高傲,只为了让他对她有那么一丝的心动,可最后换来的都是一堆伤疤!像以前那样?呵!苏小舞几乎是发自内心的冷笑了一声:“呵……不帮拉到。 还说是情夫?哼,一点诚意都没有。

”一脚用力的将身上的醉汉踹开,尽管腰背在那瞬间疼的要命,也没有露出一点的软弱,撑着身子站了起身。 疼……那一下就跟扯着背后的筋似的,下意识的按住了腰部。 龙夜天眯了眯眼眸,他还记得,曾经,这个女人是如何的撒娇,如何喋喋不休的恳求,然而,五年的时间而已,她真的有改变那么多?走了过去,龙夜天伸手将她抱了起来。

“喂……龙夜天,你干嘛?”小舞鄙夷的看着他,这该死的家伙,该不会想把她抛起来再丢下去吧!龙夜天抱着她直径的走出了包厢,这才缓缓说道:“你不是要我的诚意么?”小舞一路都用奇怪的眼神盯着他,有些出意料他的说法,笑道:“哦……这就是你当情夫的诚意啊,倒是还挺称职!”“还能更称职,你想试试?”“没兴趣。 ”龙夜天停下脚步,低下头,目光正好落到苏小舞的胸口上,她穿的衣服领子本来就是V领的,这么被抱着,身子撅着,领子更往下掉了些。

隐隐约约露出了白皙皮肤间的浅沟……冷笑:“你以为我对你有兴趣?真小!”小舞下意识的也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隐隐露出来的胸口,憋着火,她不屑的目光直接往龙夜天裤子拉链的地方瞅了一眼:“彼此彼此。 ”“哼呵,苏小舞,你这么嚣张,谁教的?”“跟你学的啊!爵爷!更何况,我对我的情夫嚣张,理所应当的,有问题吗?”她下颚轻轻一扬,既然都已经这样了,她当然要好好的利用他这个情夫的身份了。 龙夜天目光一寒,话题一转:“快说,你家在哪!”“问这个干嘛?”“送你回去!”冷冷的说着。

“我家……”话都到喉咙口了,苏小舞又硬生生的把话吞了回去,等等,龙夜天可是亲自带着小轩轩去他家蹲过点的,如果再让他送她回家,不就自己把事情都捅出来了么。 不行,不能够让龙夜天送她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