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一百四十二章 英雄救美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2019-07-08

第一百四十二章 英雄救美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徐飞燕毕竟是女流之辈,固然出生武道世家,但因为大夏天子历来重文轻武,家族日渐没落,所学的一身技艺,早没了家族巅峰时期的那般精湛。

所以面对才华横溢的谢孟德,武艺马马虎虎,身体本就柔弱的她哪里招架的住,慌乱间一把椅子举过头顶,还没握稳,便被谢孟德一刀劈的稀巴烂。

才气顺着刀身直接作用在了她的身上。 刹那间,她像是被重锤碾过,脸色一白,便是吐出一大口鲜血。

“大哥本来挺喜欢你的,还等着日后娶你过门,没想到你却跟李铁牛同流合污,学大哥杀人越货的手段?”谢孟德冷笑道:“可你们忘了,大哥是才华横溢地读书人,杀你与兵痞李铁牛如杀鸡……”徐飞燕没有答话,樱桃般的嘴边一缕血渍,配合那慌乱的神色,看起来格外惹人怜爱。 若是谢孟德初次见到徐飞燕,肯定会下不了杀手,但对于刚才企图杀死他的女人,哪里还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想法。 咻!便在这时,一支箭矢陡然破空射来,谢孟德耳根一动,抄起手中的摇环刀便是横在胸前。 叮!铁箭矢几在了刀身上,传来一阵嗡鸣声,谢孟德内心微沉,这力道可不小。 “谢孟德,出来授死!”林宇的声音在吊脚楼下响起。 抓住这难得机会的徐飞燕,一咬牙直接从屋子的窗户里跳了出去。 “该死!”谢孟德勃然大怒,但徐飞燕毕竟是练家子,这已经不是他能够阻止的了。 与此同时,与周提辖还有几名黑甲军精英,以死威胁寨中贼匪,得知了谢孟德老窝在哪的林宇一行人,策马赶到了此地。 然而才说出一番话,林宇便看到吊脚楼上的窗户中,有一道倩影朝着他所在的地方掉了下来。

秉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想法的林宇,连忙才气灌注双手,将那掉下来的徐飞燕柳腰挽住,顺势将其抱在了怀里。 低头看向徐飞燕那张绝美容颜的林宇,刹那间微微有些失神。

“姑娘没事吧?”林宇担忧的问道。

虽然心里知道从谢孟德老窝里摔下来的姑娘,身份非常可疑,多半也是女贼匪之流的人物。 但看到徐飞燕苍白的脸色跟嘴角溢出的血渍,睫毛轻颤,楚楚可怜的模样,林宇实在不忍心将她一刀砍了。 “公子救我,那恶人谢孟德想要杀我。 ”徐飞燕见是个俊俏的少年接住了他,心中一动,便是有了计谋。 “周提辖,那谢孟德交给你了,真是个不知道怜花惜玉的恶贼。

”林宇瞧见了徐飞燕眼中划过的一缕精芒,内心冷笑,但脸上却是一副对徐飞燕垂涎欲滴的模样,道:“姑娘不要担心,本公子今日就是来救你的。

”“公子认识我?”徐飞燕一呆。

林宇轻笑道:“现在不是认识了吗?你且在这呆着,看周大人如何将那贼首谢孟德首级拿……下……”“啊!”然而林宇话音还没完全落下,便听到周提辖惨叫一声,身体从徐飞燕跳窗的地方掉了下来。

“这就败了?”林宇大吃一惊,连忙抱着徐飞燕一夹马腹,离开了周提辖坠落的地方。

哎哟!周提辖重重地趴在了地上,啃了满嘴的泥,他抬头看向林宇,很是困惑道:“林公子为何不接住我?”“真是对不住了,周大人,本公子实在忙不过来……”林宇脸色微红道。

他是个有家室的男人,自认干不出调戏良家少女的事,但怀里的这个可是个女贼匪。

自己用慈悲为怀地心救下她,肯定也要怀着感化的心去拯救这个误入歧途的女子。

若是将他丢下,去接住周提辖,岂不是让女贼匪感受不到人间大爱了?“林公子,她身份不明,出没在谢孟德老窝,必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贼匪。 ”周提辖被黑甲军搀扶着,恨铁不成钢道。 “呜呜~”徐飞燕瞬间哭红了双眼,头埋在了林宇的怀里,道:“奴家被谢孟德这大恶人绑来的,并非是女贼匪……”林宇心中明悟的很,但嘴上却说道:“哪有这么貌美的姑娘当贼匪?必然是谢孟德这人掳来的良家……”徐飞燕连连点头,头埋的更深了,从没有跟女子这般亲密接触的林宇,直呼受不了。 “一群土鸡瓦狗也敢叫嚣着要了老子的命。 ”便在这时,谢孟德翻身从吊脚楼一跃而下,身子重重地落在地面上,硬是踩出了两个深坑。 他身材称不上魁梧,身穿儒衫长袍,就像是个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 但他手持摇环刀,嘴上说着痞气十足的话,这风格未免有些另类。

“他就是谢孟德?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林宇怀疑是不是杀错山寨了,他印象中的谢孟德肯定是个光膀子,身上满是刀疤的恶人。 谁知居然是个读书人。 周提辖点了点头,沉声道:“没错,他就是谢孟德,本是有功名在身的学子,却落草为寇,干下了无数件惨绝人寰的恶事,人人得而诛之!”林宇将徐飞燕交给了黑甲军,说是照顾,实则防止她逃跑,同时自己下了马。

“那半个月前派人刺杀本公子的人就是你了?”林宇走向谢孟德。

“林公子!”周提辖身形一颤,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那些黑甲军也是有些紧张了起来,短暂的相处,黑甲军已经认可了这个名气斐然的大才子。

并不希望他发生任何意外。 徐飞燕也是好奇地看着这个看似救下她,实则可能藏了什么坏心思的林宇。 她知道林宇的身份,是方家的赘婿,前段时间望族方家就有人送来几百两银子,想要借他们寨子里的匪崽子之手,做掉此人。 后来失败了。 这次方如松成为郡守,谢孟德便是屠了几个百姓,给这位杀了自家匪崽子的家族新郡守,送一份红艳艳的贺礼。

此时,谢孟德看着眼前这个少年郎,居然不怕死的靠近他,竟是怀疑这是某种诡计。

他忌惮地看向四周,看有没有埋伏的弓箭手,但就是这转眼间的功夫,林宇却是扬起了手,猛地一巴掌扇到了他的脸上。

啪!声音清脆悦耳,众黑甲军与周提辖皆是呆滞在了原地,徐飞燕更是目瞪口呆。

就连谢孟德也是怒目圆瞪,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 他怎么敢……动手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