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乾坤袖》三爷讲述中国古玩诡异秘闻,有些事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

2019-07-09

《乾坤袖》三爷讲述中国古玩诡异秘闻,有些事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

  三燕大惊魂(一)失盗  空气干燥中透着灰尘是老北平的常态,路上车马一过,腾起一片灰蒙蒙脏土,董无忌挽着失魂落魄的柳梦珊有些发抖,赵大头嘬着牙花子在后头车上直抽闷烟,不时传来咳嗽声,好像显示他的胆量,然而,光天化日之下,仨人刚才在来今雨轩吃的冷饮全化成一身冷汗:因为柳梦珊相依为命的父亲、董无忌亦师亦友的忘年之交燕大的柳玉庭教授,正是此次日本文化考察团的中文翻译和顾问!  全部失踪……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这三个词儿像是恶鬼的爪子狠狠抓住了柳梦珊的心,大庭广众之下一向坚强爽利的她不敢哭,心里滴血一样的疼!她猛然想起,前阵子那位父亲的老同学、同寝室友、华北派遣军文化委员会的高官村上异常斯文礼貌在她家跟父亲柳教授侃侃而谈时的风度,当时父亲是怎么说来着?她狠狠掐了一下自己,又疼又悔,当时顾着去打羽毛球,根本没来得及见村上。 只是父亲后来常常长吁短叹……  因为暑假,更因为鬼子的铁蹄,燕园里到处静悄悄的,还有些知了在这座犹如中国古典宫殿群的大学校园的树丛里不停鸣叫,黄瓦白石,流水潺潺,显得异常温馨安谧。

柳梦珊对这种畸形安谧提心吊胆,往常最为熟悉的回家之路也陌生地令她不安。

  拐了几个弯到了宿舍区,这里更是门可罗雀,大多数有名望爱国的教授老师都西迁重庆去了,剩下几位假期根本不住这儿,上了楼,柳梦珊急匆匆刚掏出钥匙要捅进锁孔,大头在后面一拍她,紧皱眉头做了个:“嘘!”,董无忌一惊,忙问:“怎么了?你小子一惊一……”,就见赵大头侧耳贴着木门仔细静听,一手做了个禁声动作,董无忌心知不好,赶忙把柳梦珊拉到身后。   大头眼珠儿转了几下,平日嬉皮笑脸惯了,谁也没见过他如此模样,董无忌忍不住要问,还没开口,赵大头侧身轻轻一推,“吱呀……”,看似锁闭严实的房门,毫无征兆的缓缓开了……  屋里静悄悄的,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帘落满木格子地板,在书桌上凝成一片安谧的金黄,影影倬倬出现了一片接一片斑驳陆离的光影。

大头一纵身进了屋,警觉地四处查看各个房间,提着气转了几圈才松口气轻声喊:“哎,你俩快进来,小柳,你瞧瞧家里少了什么没有?”柳梦珊推开一直张望的董无忌,气呼呼大步进来耍起了小姐脾气:“董无忌!你怕什么啊!真是个老鼠胆儿!大白天还能来偷儿?”  董无忌这才长出口气,迈步进屋有点尴尬做了个鬼脸:“我、我哪是怕啥!谁见过这小子一惊一乍的!”指了指还是一脸肃然的赵大头说:“都是你小子!闹什么幺蛾子。 害的小爷差点以为进了贼!梦珊,你是不是忘锁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