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那年花开月正圆沈星移送玫瑰示爱周莹 那年花开月正圆分集剧情介

2019-07-11

那年花开月正圆沈星移送玫瑰示爱周莹 那年花开月正圆分集剧情介

那年花开月正圆分集剧情第1集-狡黠如狐的女子1884年,清朝这架大马车正缓步行走在终结的末路上。

这是个愚昧与变革交杂的年代,衰败与腐朽中隐隐蕴藏着新的希望。

这一年,周莹跟着养父周老四来到关中讨生活。 她已经习惯了,命运展示给她的从来都是残忍又温馨的画面。

从小就在水深火热中摸爬滚打,造就了这个女孩儿与众不同的机灵劲儿与叛逆性格。

这天,父女俩开始在泾阳城里卖艺谋生。 周老四在周莹的配合下,卖力表演自己不怕大刀砍的功夫,场外却有一个勇猛大汉高声质疑这是在吹牛。 周莹反驳说自己已经用尽力气了,大汉挑衅说让我来砍上两刀就信了。 众人见周老四没应声,觉得没趣就要散开。

周老四却把刀扔给那大汉,要求他真的来砍。 那大汉用尽全力,挥着锋利的大刀砍向周老四的腹部。

轰然倒地。

周莹见状,扑向爹爹哀嚎不已。

众人见她可怜,多给了些赏钱。

壮汉离开之后,却见周老四睁开双眼,全然没有受伤的样子。 周莹的脸上,也没有半点眼泪。 这精彩的把戏出乎人们意料,大家齐声喝彩。 转眼,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却见周家父女和那大汉开始分钱。 原来,他们此前种种是在互相配合着演戏。

周莹拿了自己的那一份钱到市场上闲逛,忽然听到一声惊呼说杀人了!她心下好奇,也跑去看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是一个乞丐被一个公子的马车撞到了,哭诉着要银子。 周莹只一眼就看穿了这个讹钱的老套路,但她什么都没说,只是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个公子要怎么应对。

只见这个素衣公子气宇轩昂,眉宇间尽是贵气正是素有泾阳之冠之称的吴家东院的独子吴聘。 虽然吴家东院自垄断了军需供应后,在当地已然威名赫赫,可吴聘的心性却仍旧不失善良端正。

他看到这样的情状,虽知是骗局却也不免心生怜惜,正在犹豫要不要拿钱出来。

这时,一个书生打扮的人出现,戳穿了小乞丐的骗局,也帮吴聘解围。

吴聘本想请教书生姓名,那人却潇洒离去。

周莹在这片刻间已经想到了新主意,她赶到吴聘面前假装着急忙荒的寻人。

面对一个带着哭腔打听哥哥下落的女子,吴聘没有丝毫防备把实情说出。 周莹得知哥哥又出来骗人,拿出玉佩就要还钱。 这个举动取得了吴聘的信任,他从周莹口中得知家里的情况,原来父亲死了,家里的小弟弟已经饿了三天,哥哥是不得已才出来骗人。

周莹还说家里旱了两年,父女逃荒出来。 母亲病重,见不到银子就不能看病。 吴聘满心可怜,给了她银子和名帖,说有困难可以来求助。

周莹骗到银子后转头回家,刚进门就看到周老四在收拾东西。

只听周老四得意的说,这次把女儿卖到沈家,还比上次多卖了五两。 在泾阳,沈家同吴家一样,都是城中做生意的大户,只是在气势上到底矮吴家一头。 两家表面和谐,暗地里却是彼此竞争不休。 第二天,周莹来到沈家门前,刚进大门就听到老爷要罚那个为了女人花一千两银子的纨绔公子,而这个纨绔子弟正是二少爷沈星移。 阖府上下的佣人都对这个少爷都是又讨厌又害怕,恨不能躲着走。

周莹初来乍到,恰巧被分进沈星移的房间。 正闹着脾气的沈星移大喊着要喝茶,又嫌弃周莹端来的茶太烫,抬手要就要打她。 周莹巧躲过,反而一脚过去,沈星移被踹得趴在地上。

她正想找借口出府,和爹爹重聚呢!想要报复回去的沈星移却被爹爹叫去,拿家法罚了一通。 晚上,屁股开花的沈星移吵嚷着不睡觉,找借口折腾周莹。

而周莹怎么会轻易被折腾到呢她装作顺从的样子,反而下了重手折腾沈星移的背。

直到沈星移受不了,开始求饶。

周莹这才认真细致的为这个二少爷处理伤口。

看似风平浪静的泾阳城,有一个阴谋正在悄然上演。

吴聘受邀到新开张的隆升和店铺喝茶,却见到那天赶走乞丐的书生。 原来这个书生叫杜明礼,是京城淳亲王爷府的人,精通内务府工程的消息。 眼下朝廷正在查胡雪岩的案子,而这个案子却牵扯出了对吴家不利的消息。

可杜明礼却仿佛浑然不知,一心拉拢吴家的生意。 吴聘的父亲吴蔚文颇有城府,回绝了这份生意上的邀请。 后面杜明礼要用什么手段,还暂未可知。 第2集-这女子好大的口气第二天清晨,周莹被沈星移叫到房里。 原来,这个纨绔少爷始终存着要驯服这个野丫头的心思。

沈星移本想拿撵出府作为威胁,却看到周盈得意洋洋的笑了。

对于寻常丫鬟有用的招数,对这个女孩并不管用啊。 沈星移为了复仇大计,只得暂且同意周莹提出不打不骂、不干粗活的无理要求。

沈星移整日躺在床上无聊,就和周莹聊起天来。

说到身世的时候,周莹坦然诉说自己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

沈星移看似玩世不恭的外表下,那颗包容弱小的心被不经意间打动了。

他认真的对周莹说:只要有我在,你可以在沈家呆一辈子。

午饭时候,老太太提起沈星移的年纪不小了,身边该有个人劝导几句。

沈星移没有犹豫,就说觉得周莹还不错。 沈太太就把周莹叫过来问话,想先试探这个丫头的意思。 没想到,这个女子直接简洁的拒绝了,说自己只想当个普通丫头,而且就算是当正房太太也不乐意。

这可是多少丫鬟梦寐以求的机会,周莹就这么风轻云淡的拒绝了。

连正房太太都瞧不上,这女子真是好大的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