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一百零四章 我宫中有人司礼监最新章节

2019-07-11

第一百零四章 我宫中有人司礼监最新章节

划算你个蛋蛋!没了鸟儿,叫我巴巴和翠儿怎么办?难不成跟二叔学他那野史中传说的独门绝技五指阴阳禅不成?然后和二叔、魏朝三人一起去跪舔巴巴?这,让人情何以堪啊。 良臣算是看出来了,这宋矮子打开始到现在,就完全是在拿他当猴耍呢!他不能让宋献策继续在那胡扯了,也不能宋献策再牵着他的鼻子走了。 我当你是大佬,你别真当我是小弟啊!但是事实很清晰的摆在他面前,在宋献策眼里,他魏良臣就是一傻小子。

除非他宋献策瞬间智商下线,将个傻小子当作天人般崇拜,纳头就跪,否则,就是坐到明天早上,宋献策也不会对魏良臣多高看一眼。

良臣心念急闪,单纯依靠他自身条件,远不足以让宋献策上他的贼船,所以,他需要借势。 然而,他现在无势可借。 既然如此,便只能投其所好。

只是,也不能一昧的投其所好,主动权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要不然,依旧是被人看轻的下场。

以斗争求团结,团结方在。

良臣不知不觉的将身子坐正,努力使自己身上隐有一股王八之气,可惜效果并不好。

索性,将脸绷了起来,冷冷叫了声:“宋康年!”“哎!”几乎是本能,下意识的,宋献策应了一声,因为宋康年就是他的本名。 不管他这些年用了多少化名,潜意识强迫自己忘记宋康年这个名字,但是冷不丁的被人叫出来,他还是会习惯性的答应。 这正如无数使用化名的罪犯一样,大街上突然被人叫出真名,都会生出答应的本能。

任你隐藏得再深,任你心理素质再高,都是如此。 “你?!”宋献策反应过来,脸上闪过一丝惊慌之色,不明对面这傻小子怎么会知道他的真名。

“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了。

”良臣微微一笑,伸手拿起桌上的茶壶,为他也为宋献策各倒了杯茶。 “你想谈什么?”宋献策满目狐疑,右手握住杯子,却不去喝。 良臣将杯中冷水一饮而尽,放下杯子扫了宋献策一眼,轻笑一声,道:“你是做什么的,你我心中都有数。 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把我的事做好。

”宋献策眉头皱了下,沉声道:“建州人的事,我明天就去帮你做。 你放心,我宋某人收了钱,必然会办事,且包你满意。 ”他以为对方是怕他收钱不办事。

“你造谣的本领,我还是相信的。 ”良臣点了点头,能编出“十八子主神器”谶言和“闯王来了不纳粮”童谣的专业段子手的本领,自是不必怀疑。

“原本我过来确是想看看你是否收钱不办事,不过现在,我想,我们倒是还可以合作发大财。

”良臣抛出诱饵。 “合作发大财?”宋献策脸上的尴尬之色还没有褪去,因为被人夸赞会造谣,实在不是件可以自豪的事情。

“你不是知道哪里有矿么?…开矿的事,我能和你合作。 ”良臣一脸自信,底气十足的样子。

“你?”宋献策愣了下,“你愿意进宫?”“不,”这厮怎么老想着自己进宫的,良臣暗骂一句,摇了摇头,神秘一笑:“我不需要进宫,因为,我宫中有人。 ”“你宫中有人?”宋献策怔在那里。 “你有矿,我有人,大家合伙发财,你看如何?”良臣随手又给自己添了一杯水。 宋献策一脸狐疑:“你宫中有什么人?”“我二叔在东宫当差,深得小爷信重。 ”为了防止二叔这个身份还打动不了宋献策,良臣特意强调了句,“东宫管事太监王安公公很器重我二叔,已然安排他做了皇长孙的伴读。

”司礼随堂太监王安的大名,宋献策在京里混了几年,如何不知。 他沉默片刻,问道:“这么说,你二叔有品级?”“有。

”有还是没有,良臣心里有数,但眼下这不是关键问题,关键是先得让宋献策动心。

宋献策暗自盘算,不知魏良臣说的是真是假,片刻,他道:“我为什么要信你?”“你可以不信我。 ”良臣一脸无所谓,“继续放长线,钓大鱼,也是件不错的事。

或许十年八年后,你宋康年还真能物色出位公公来和你开矿…但,你宋康年真的愿意花这么久的时间么?”说到这,良臣顿了下,提醒宋献策:“而且,矿监乃皇爷顶着满朝反对的压力一力开派,万一皇爷走了,朝廷还开不开矿,那谁也说不准。 万一不开的话,你就是知道座金矿,又能如何?…金山银山,总要到自己碗里才能吃得下啊。 ”宋献策犹豫了下,缓缓将杯子端起,喝了口水后,忽的问道:“建州人的事,是宫里的意思?”“这个,你不必知道。

”良臣本是想说是,且还是小爷的意思,但想,模糊的说法或许能让人更相信。

“宫里为何要挑拨建州人?建州使团不是年年都来朝贡么?”宋献策有点想不明白。 “有些事,知道的越少越好。 ”良臣说完,不再言语,他也害怕说多了会漏谄。 宋献策现在真的有些猜不透对面的底了,不知道这小子是在蒙他,还是后面真有人。 万一还站着那位不待皇爷待见的太子,这事牵涉的可就大了。

太子再是无能无用,总是将来的储君,若是对边事有些自己的想法,倒也可以理解。 念及于此,宋献策沉吟片刻:“我怎知你那二叔会不会摆我一道?”良臣微微一笑:“你又怎知你不答应,还会安然无恙的在京城继续行骗?”“你是在威胁我?”宋献策有些生气。

“不敢。

”良臣淡淡道:“我只是告诉宋大哥一个事实而矣。 ”宋献策思虑片刻:“开矿这件事,单是宫中有人还不行,须得有个原奏官。 ”“原奏官?”这个是什么官,良臣还真是不太明白。

听了宋献策的解释方才明白。 原来,原奏官就是举人以上功名或百户以上官职的人,只有这些人才能上疏向皇帝奏请开矿,尔后由皇帝派出矿监联同原奏官一起开矿。

若无原奏官,这矿便开不得。 这倒是个麻烦事,帮二叔混个品级,有难度,但不是没有办法可想,毕竟有西李这条线在。 但是找个举人或百户来原奏,那就比较棘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