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一篇疯传的文章:休将明月照沟渠,莫与脑残争高低!

2019-05-14

  如今都,的分裂,的,因为一件事的不,就争的,甚至相向。

  我过很多的,也经常被卷入争论的。

这个有其性:式争论,其实都不是真正的争论,多数都是因为的等,陷入抬杠的。 人与人之间一旦抬杠,就在上严重,继而开始。   话语的不对等,指的是争辩的并不在一个下,也不在一个下交流。 所争所论,上是鸡和蛋的争论,上是鸡和鸭的争论,,就必然各说各的话,各各的。   比如有一次我谈到日本人的,就有一位同学大为不满,他数落我给日本人,长日本人的,灭中的。

  我没他,因为我仅从他的话语中,就发现我们并不在一个上说话,彼此说的也不是一。

他后来,开始骂人了。

我依然采取了不理睬的,直到他,不再挑衅。

  几年后,我们,他给我带了一顶瞧不起人的。 当时我欣然,并且告诉他:我真的瞧不起你,当然不是因为你的钱少,更不是因为你的车,而是你白长了一个,一个只知道吃饭、不知道的脑袋。 我们之间,既没有,也不会有。 因为我们走的不是一条路,也不是一个。

彼此,如何讨论问题?  我历来,不要和不思考的人讨论问题,尤其不要和不思考的人争论什么。   思考,是交流的前提;尽管思考的层次会很大,但思考不思考,不是桨和喷气式之间的差异,而是和的差异。   跟一个不懂飞机的人讨论飞机,岂有共同的?  尽管我们都在一个下,但是,因为的差异,的差异,思考的差异,已经使彼此之间行若狗彘。   思考,首先是思。

思乃,。

要思辨要思想,就见识。

人的见识源自阅读和观察。

一个从来不读书的人,或读书很少的人,焉能有的思辨?  而思考的考,就有更次的了。 考乃、、之意。 没有了的和见识的积累,又如何考而问之?考而察之?考而虑之?  是:人,并不擅长于思考。

他们,甘愿,基本上被驱赶着生活。

若遇上一律的时代,就更加了。 跟着走,以看齐为,把一致当圭臬。

这样的人,非但不具备一般的思考能力,而且不具备。 跟他们讨论与的,岂不是在用擀面杖捅火么?  正如罗素所言:许多人宁愿死,也不愿思考。

他们确实至死都没有思考过。

思考对大多数人,是的,也是的事情。

  为什么思考很困难?因为思考是要有的,付出大量的阅读,见识,然后开动。 尽管如此,很多人尚且理不绪。 真的成为思考者,已经脱离掉信口雌黄的,凡事不再了。   争论问题,首先是争论的双方要有一个前提:彼此都是思考者。 只有这样,就共同的话题讨论。   凡是的争论,比如争论,争论,争论的双方并无的或。

因为能争论,就必然站在同一个平台上。 它好比比武,一个,焉能跟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人打斗?  至于那些动辄就扣、抡的人,他们不是和你争论,而是。 对这些人,或、或远离、或、或请他闭嘴。

他们其实也很,不、不读书、不思考,却还想显摆显摆,刷个,以他也是有头有脸的,也是有思想的。   比如关于朝鲜,就曾过很多争论。

然而,一些对朝鲜战争不甚的人,一些只限于被雄赳赳。 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为,就是保的所的人,你和他们争论孰是孰非,岂不是赶着上架?让猪学狗叫么?  争论还需要共同的,跟一个不懂逻辑的人争论,几句话就必然了。

  有一次争论人权和主权的问题,说:的,是为了自己的和更有,才把自己的一权利让渡出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有一位大声道:没有祖国,哪有你?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居然埋汰国家,居心何在?。 眼看着争论就要成一场,我不要再说话。 因为这位老兄的几句话,在逻辑上已经有好几个了。 这样的争论,已经毫无。   有人不断的偷换,争论早已经不是原先的话题。

再说下去,就是一场无谓的争吵。   当然不是他理屈词穷,有意为之。

他不懂,任何的争论,都不应该乱扯一起。 集中话题,才是讨论的。

  可是,这样的常识,也往往被认为是。

人与人的争论,还有什么意义呢?  有些人的,已经了,定势之源正是几十年的。 这样的人,只能由着他去。 争论是很难他的定势的,除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