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诗歌 > 文章

第1524章 要债上门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2019-07-12

第1524章 要债上门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天星子、李小星,秦朗已经牢牢记住这一对师徒的名字,因为对于秦朗来说,这师徒两个,已经进入了他的必杀名单。

不,只是杀掉还不行,秦朗不会让他们死得那么轻松。

“这位道友放心,我对天星子师徒也是毫无好感。 不过,这个天星子已经结成了元婴,这师徒两个在极星宗的地位都不低,道友必须小心一点。

”这家伙居然还提醒秦朗消息,可见他对天星子师徒的确是相当不爽。 “对了,道友可以称呼我为汉星子。

”这家伙乘机报出名号。 “汉星子?”秦朗冷哼一声,“怎么,你认为我知道你名号之后,或许就会放过你?不会要你的命?”“不敢,不敢,我只是希望道友明白,在这件事情我跟您绝对是一致的。 虽然刚才我对道友您不敬,但是我现在一定将功赎罪,希望道友给我一个机会。 ”汉星子这家伙倒是知道如何为自己争取小命。 “唔……如果我找到天星子师徒算了账,必然饶你一命。

”秦朗给出了承诺,这是因为他的确是需要这个汉星子全力帮他,所以让汉星子有点盼头是必需的。

另外,杀不杀这个汉星子,对秦朗而言并不重要。 汉星子如蒙大赦,心里面同时将天星子师徒操了十几遍,因为这汉星子认为今天之所以倒霉,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天星子这一对师徒。

既然双方已经达成了意向,接着就是实施计划了。

按照秦朗的计划,他称为了汉星子的徒弟,跟其进入了极星宗的山门。 秦朗施展识神术,巧妙地伪装成一个筑基期修为的散修,进入山门之后,他已经换上了极星宗内门弟子的道袍。

一般情况下,结丹期的修士很难被人胁迫和控制,因为结丹期修士的金丹就是杀手锏,所以一旦到了结丹期,不仅在门派内的地位大大提高,而且结丹期的门人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容易被人怀疑。

筑基期的修士可能会被邪魔外道控制,但结丹期几乎不可能。 正是基于这两个原因,秦朗才跟着汉星子顺利地进入了极星宗。 不过,作为汉星子的徒弟,秦朗的活动范围仅限于汉星子的洞府四周,如果在极星宗随意走动的话,就可能遭遇盘查和惩戒,尤其是在这关键时刻。 不过没关系,只要汉星子可以将天星子师徒引来就好。

作为极星宗的人,汉星子虽然讨厌天星子师徒,但是对这一对师徒的脾性却还是比较了解的:这一对师徒心高气傲、贪得无厌!既然知道其特点,那么就可以“对症下药”。 秦朗递给汉星子一只地狱三头犬的尸体和一枚用地狱生物炼制出来的疯魔丹,然后向汉星子道:“将这东西交给李小星,告诉他你找到了一个类似异域遗迹的地方,需要人一同去查探,他必然会通知其师傅,然后你可以顺理成章地请他们师徒到你这里商议,顺便请他们鉴赏一下你的收获。 ”对于秦朗提出的主意,汉星子并未反对,因为修士对异域遗迹这些东西的确很感兴趣,以这个为引子,要将天星子师徒引过来这里,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只是,汉星子却不能确定秦朗是否可以镇压住这一对师徒,毕竟天星子可是元婴期修士。 拿了东西,汉星子很快就出了洞府。

秦朗在汉星子的洞府里面等候了大约半个小时,总算是感应到了几道强大的气息逼近:一共四道!居然多了一个人!秦朗不禁皱了皱眉头,他相信汉星子肯定不敢出卖他,但是为何会多出一个人呢?心头不禁开始警觉起来。 汉星子四个人进入了洞府。 “这位是我新收的弟子。 ”汉星子向另外三人介绍秦朗,然后想秦朗说,“这位是李小星师叔,是我们极星宗天赋极高的年轻结丹期修士;这位是天星子师叔祖……噢,另外这一位是南星霜师叔祖。

”多出的这一个人,叫做南星霜,是一个女人,而且是元婴期的女人!甚至,此女的气息比天星子更强。

事情变化超出了计划,如果只是天星子和李小星师徒,秦朗还有把握可以在极端的时间内偷袭、镇压对方,但是现在多了一个更强的南星霜老道姑,秦朗之前的布置可就用不上了。 这里可是极星宗的山门,任何一点超出计划的东西,都可能会导致秦朗陷入无尽的麻烦之中。

甚至,栽在这里都是有可能的。 龙脉中的那位老神龙何等厉害,但以前都被镇压在极星宗山门之下,秦朗现在虽然实力大增,但是很清楚跟老神龙比起来依然是天壤之别,所以他自然知道在极星宗的行动不能出任何差错。

“想办法带他们出去寻找异域遗迹。 ”秦朗用精神力提醒汉星子。 汉星子没想到秦朗居然敢在两位元婴期修士的眼皮子底下用精神力跟自己交谈,但是看来天星子和南星霜两位都没有察觉,汉星子顿时松了一口气,让门口的道童送上了茶水,然后将话题扯到了寻找异域遗迹上面:“这异域遗迹是我最近才发现的,我估计应该是最近的天地巨变造成的……”“唔……难怪,我就说异域遗迹这种东西,哪是那么容易被发现的,你的运气怎会好成这样,原来是因为天地巨变的原因。 ”李小星老气横秋地说,“不过,你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我们师徒,却是为何?”“我一个人吃不下去。

”汉星子也算是奸猾,扯谎可是一套一套,“这遗迹之中难免会有危险,如果没有一个元婴期前辈坐镇,我可不放心。

”“那你为何不留着自己慢慢探寻?”李小星又问了一句。

“尽力过一场天地巨变,我担心会有别的人也发现这遗迹,而且这一场巨变之后,很多修士都变得贪婪和疯狂了,如果我们不早点动手的话,我担心到时候落入别人手中。 ”汉星子道。

“哼!别的修士,谁敢跟我们极星宗的人争夺!”那个叫南星霜的道姑冷哼道,“不过,下手就要快!天星子,我们这就出发,去探一探这异域遗迹!”。